第一章 奇怪的梦境

“我是谁?为什么我经常做这样的梦呢?梦里的人怎么跟我那么像呢,我的梦一向很准,梦中的事也时常跟现实相应验。奇怪了,莫非我的梦有通古今的能力,真搞不懂,神奇了。”御风呆呆地问道父亲。

“父亲,我最近老是做那个奇怪的梦,我梦见一个夜晚中,一个男人独自在一片罕有人烟的高地上,高地上有一座宫殿,宫殿的门好大啊。这一天,星空非常的耀眼,天宇很亮,所有星座光芒都照耀在他和他手里抱着的孩子身上。只听到他喃喃自语道,“天赐麟儿,星光照耀,”更巧的是,这一天,一颗陨星也高速的划过天际,那景象真的是非常的漂亮。很快,有卫士前来报道,天降陨星,上书四行大字:星光初聚,深蓝大祸;星光再聚,深蓝大同。后面就火光冲天,种种美丽景象就都消失了。父亲,你会解梦吗,告诉我,梦里的事情在现实中,您有听说过吗”

“没有,没有,你这个小孩子天天这么闲?没事就喜欢胡思乱想?你才十八岁,好好学习技能,用点心学学做个普通人,不要天天想那些有的没的。为父我还盼着你日后可以到我国最高学府进修呢,做一个有益于世界的人呢”父亲连云神情有些不对劲,言语有些激动,但是没有搭理他,却连连摇头的说道。

“为什么每次跟父亲提起这个梦,他都会说小孩子闲书看多了,喜欢胡思乱想。而且过后,他又会一个人扭过头去,偷偷留下几滴眼泪。虽然他不想让我看见,我还是隐约的感觉到他有什么事情瞒着我。也许那人是父亲以前的老上司吧,重情义的父亲自然是不会把这些事情详细得告诉我。呵呵,不告诉我就不告诉我呗,那又有什么关系呢,我想知道的事情,早晚会知道的。”御风嘟着嘴,一脸不开心,喃喃自语道。

其实,最忧愁的是他的父亲连云,他的父亲原是前任帝君的贴身侍从,王庭卫队的队长。因为前任帝君沧海过于仁慈,首辅大臣青涛狼子野心,常怀不臣之心,暗中结党营私,势力日渐做大,把持帝**政后,便率军到王宫逼宫,逼迫沧海退位,让出帝君之位。虽然,帝国朝堂之上,军政实权掌握在青涛手中,可是民心依旧在沧海这边,这等大臣在他面前断断然也不敢过于造次。只是当某一天,沧海看到帝君年纪越大,实在实在不愿意久居一个老头之下。因为天下升平日久,举国的军士也是久疏战阵。唯有青涛没有松懈,无时不刻不在训练自己的护卫军,虽然,帝君知道这一切,也在默默注视着,但是青涛毫不隐瞒,托口为防御外族入侵,所以需要训练兵马,给自己找了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,借着帝国的钱粮养着自己的兵马。帝君为人仁慈,也就不追究这事了,谁知道这些人会成为后面兵变的主力,对帝国统治者反戈一击。于是,就在小皇子诞生那天,青涛觉得自己的地位有可能会因为深蓝新的统治者的诞生,而受到动摇。便决定发动军事政变,率领自己的五万护卫军,到王庭逼宫,打算逼帝君沧海自行退位。让人没有想到的是,虽然举**队久疏战阵,军事疲弊,但是王庭的卫队还是非常骁勇的,卫队长连云更是以一敌百,可惜两方兵力悬殊太大,终究还是挡不住护卫军的攻势。连云急忙招呼部下退到内庭,自己去向帝君请罪。

“帝君,您还是带小皇子逃出王宫去吧,以您在天下人心中的威望及万民对您的拥戴,一定可以重整旗鼓,剿灭叛乱,小臣这边还能抵挡一阵。”

“连云,本帝君命你带着你小皇子御风乔装成难民,逃往民间,好好抚养他长大成人,拜托了。这帮乱臣要的是本君的命,不见到本帝君的人头,他们岂能善罢甘休。本帝君年岁也大了,你不要管本君了,乱臣贼子杀至,君王当守国门,与王庭同在。即刻起,本君在帝国各地的情报网和眼线也都交给你了,希望能助你一臂之力,愿我儿平安,顺利长大,诸事拜托了,”说完帝君掏出了怀中的帝国情报网地图,以及一块令牌。就把卫队长推到一旁去了。

“属下谨遵帝君号令,誓保少主周全”说完,擦擦眼角的泪,抱起少主,头也不回就一路狂跑。

当天据说内庭着了大火,帝君用自己的性命换取了二人生的希望……

时光荏苒,匆匆转瞬,一晃十八年的时光过去了,当年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小伙,那个意气风发的帝国王宫卫队长连云已经是中年男子了。而当初那个他怀抱中的婴儿如今已然成长为一个翩翩少年了。从青涛叛乱时起,虽然窃据帝君之位,但是他当权的这些年份里,帝**队军纪**,各地诸侯割据成风,民不聊生,百业萧条。但是小皇子好歹也是健健康康、平平安安的长大了,自己也算不辱使命,对得起当初对帝君的承诺了。

连云继续回想,有时候,想想自己这十八年的逃命生涯,感觉就像一场戏,要不是凭借着帝君给的情报网地图和安排在各地的眼线,真没办法想象自己带着小皇子两人相依为命,流落民间,是何等的凄惨。

“如果未来有朝一日,小皇子翅膀硬了,可以重振帝王之业,恢复帝国往日的荣光的话,那绝对会是载入史册的一页。但是现在哪怕被这孩子误解,也不能说出事实真相。万一他一时冲动,岂不枉送这十八年来自己的心血,也辜负当初帝君对自己的深厚寄望,自己一定不能轻易冒险。不过可以鼓励他到深蓝最高学府学习,一方面积累各方关系,另一方面培养自己的能力。”连云在心里打定主意,决心要让这孩子受到最好的教育。